vote earth

是要可怜
你吗?
你妈?
你爸?
还是全家人?
整个家族?
你,时常说人坏话吗?
那,把时常说别人的坏话装进你口袋里吧
因为阿,你是那个笨壳啊,
因为阿,你时常会用到啊,
因为阿,你会时常讲到自己呢,
所以啊,少讲点别人坏话,你不配,你是呸!!我呸呸呸!!
所以啊,你妆应该画厚点,因为啊,这是叫自打嘴巴呢,所以啊,妆厚点打下去比较不会痛呀
别每次一副正气的样子,我看了都想吐了,外人看了,更会吐到连爸妈都不认得了吧(他们是无辜的,我受就好)
谁知道你的哪句字正腔圆或哪句条条有理是在放屁啊?
屁放多了,嗅到的人也多了啊,团结就是力量,你应该会死到很难看吧?
未来的日子里,你要好好过哦,
一个人的日子就要来了,
没了狂风暴雨,
换来的风平浪静,
很高兴吧?
自己一个人的日子,好美丽,
那你跟孤岛合体吧,
改名叫-人人讨厌的lc爱面子骄傲鸟样鸟脸ccbtmdwtf超级supercbk吧
看,是几好听一下的咯
不客气
别以为有块草陪你,你就把她当宝噢
当宝也不错啦,反正我已经不想做你的医生了,该当你的观众了(看你演到八十岁,super fans desu neh)
就把她当灵药吧,
爽爽,做做爱,可能会帮到你吧?
或者,你们搞三天三夜吧,会医好你吧?
她会愿意的,真的,加油哦
说真的,
没法跟你一样LC-让我感觉很光荣
没法跟你一样放肆-让我感觉很光荣
没法跟你一样鸟样-让我感觉很光荣
没法跟你一样刺人-让我感觉很光荣
没法跟你一样骄傲-让我感觉很光荣
没法跟你一样爱面子-让我感觉很光荣
没法跟你一样讨人厌-让我感觉很光荣
干粗话比你有型-让我感觉很光荣
讲话比你幽默多-让我感觉很光荣
没有你那种笨壳-让我感觉很光荣
活得比你透明多-让我感觉很光荣
真心朋友比你多-让我感觉很光荣
或许你的出生是要衬托出我的帅吧?
虽然不能全怪你
但不全都是从小教育的错吧
如果一直拿这个东西来当借口
那你去做乞丐吧
乞丐比你有品
他们只说人家好话
不比你
有的也说
没的也说
帮你挡的剑也够多了
矫正手术也替你做很多了
整容也帮你整过了
是时候灰心了
是时候放弃了
我是观众,
可爱的观众,
人人爱的观众,
如果你家人知道你做人做到那么失败的话,应该会伤心吧?
或许你妈不会吧,
或许你妈会觉得这是上流社会应该有的吧,
就是..树大招风之类的嘛,就那么简单而已,
对对对,都是我们下流群的错,
你们的粪,我们得吃,
你们的尿,我们得拜,
你们大,你们F cup,你们鸟毛多,又长,对对对,
但是你爸,会明理吧,
所以别告诉你爸你有多失败多失败
藏起来,祸不及家人嘛,
是的是的,
汗,
干你的话好像到了瓶颈耶,可以不要逼我把我的文采用在这无聊的东西上吗?
干!!
对了,还有别侮辱蜘蛛侠哦,他是spiderman,而你是失败的man,搞清楚哦
,但是有眼睛的人都会分的啦,所以,放心哦,我们会分,下流社会都会吧,别担心我们噢。
还有,讨厌我每次的怜悯心,因为阿,对你根本没必要!!



喧哗的未来路
愿你快活逍遥
路好走~

古时候,在育铭世界里,农夫命苦,只好养了蚯蚓群..
农夫自称,
心地善良,
没有心机,
很帅很可爱,
处处惹人爱,
快乐像只狗,
清洁像鸡拜,
生活是规律到一个不行呐,
呼~
心地善良的农夫,天天风雨不改,
在自己的稻田里,
锄啊锄~锄啊锄的,
好不yandao哦(那世界应该懂麻坡的华语吧?)
来,蚯蚓头,该你了,来自我介绍一下下,

蚯蚓头:“大家好,我名叫头,我是帮主兼堂主兼小弟兼小小弟兼小小小弟”(暂时只变成这么多)
神:“怎么说呢?”
蚯蚓头:“我把自己切了好多段,组了个颖(yeng(宫东娃啊))帮,天天帮农夫除草(叫大伙忙着吃杂草,虽然青涩味难耐),浇水(有空没空,发号紧急号令,叫大伙忙着吐口水,好让稻儿能在旱季茁壮成长),松泥(不理会头顶泥的疼痛,钻来钻去,有时太快了,撞到石头,还会撞个头破血流呢),尽心尽力,绝无虚言,虽然分不清我是男是女,但是我还是做到了男孩的义气,女孩的体贴..
还有呢,就是,
农夫每次锄啊锄~锄啊锄的,
把颖帮的人数都增加了,
因为阿,
农夫锄啊锄~锄啊锄的..
我都..
越变越多只了啦..
连这颗阿头都..
越变越短了咯,
心越碎越多块,
人格越来越多,
思想由几百条大大小小的心脉连锁着,
常看到我那年的奶头部位在稻田的那端打着乒乓呢.(好象是两条乳晕在打着乳头吧,太远,看不清).
神os:“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生给你个好心肠,还是把它拿回来的好..”
..
日子照过,
草照吃,
水照喷,
泥照松,
枪照打,
熟悉的是,
气在叹着,很自然地在进行着,没停歇过..
不知神对头做了什么事,
颖帮常在累的状态,
停止吃草,
停止喷水,
停止松泥,
农夫突然感觉到,对着好朋友空气(因为农夫的好朋友都是空气吧,因为阿,应该没几个是用心做成的吧(育铭世界里的朋友心或空气做成的))说:“空气啊空气,颖帮怎么了,我跟他不知怎么了,颖帮都不做工了,为什么呢?为什么?(带着感慨的语气吧)(这时才想起有个颖帮吧)
..
神觉得,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嘛,
租了片带子,
翘起脚,
以为小弟也能翘起,
哪知,老板给错片,汗==
..
画面播映着,
这厢是,
颖帮众兄弟,
勤快的,
快乐的,
干活着,
..
那厢是,
农夫拿着锄头,
锄啊锄~锄啊锄的,
神眨眨眼睛,
咦,神奇的,
画面变大了,
看得更清楚了,
..
农夫没检查好有没有颖帮兄弟,
应该说是没看到吧,
更好的解释是没想到吧,
来一个更贴切一点的,
农夫根本没发觉到有颖帮的存在吧,
便一刀一刀的砍下去,
深深的,力道洽到好处,
红红的,咦,有血的喔,
惨叫声犹如四面楚歌,
但是农夫听不见,
毕竟只是只蚯蚓嘛,
不同standard的嘛,
..
眨眨眼,
画面持续放大,
咦,
看到了内心世界?
幸好我不是女的,
幸好我大条不怕看,
..
头os:“再这样下去,兄弟们那么多,不是我所能说服的数目了,以前从早到晚忙着说服兄弟帮农夫一个忙,还勉强能说服到完吧,现在呢?我凭什么说服得了那么多的兄弟啊,要了我的命啊,算了,就那样吧,我问心无愧,人在做,神在看(还真的被他讲中了哦,哎哟哎哟,不错哦)
..
没了颖帮兄弟,
农夫没了“锄断蚯蚓的成就感”
农夫少了“锄段蚯蚓的机会”
农夫少了“蚯蚓准备的稻园”
农夫缺了“lc的机会和场合”
..
颖帮兄弟,
多到一个不行了,
头越想越气,
觉得“痛是我在痛”
觉得“不行了,不行了”
觉得“我尽力了”
一步一脚印,
三天三夜,
不眠不休,
饥俄三十==
把一个一个兄弟连了回去,
变成了,变成了,无比巨大的..
虫!!!(什么虫,蚯蚓啦,别把那没用的肥仔跟我扯上/okok..psps)
..
虫..哦哦不不..头比农夫大了百倍,
脚步声,震耳欲聋,
肥油声,咕噜咕噜,
灵魂气愤声(无法形容)
常年累积的愤怒,
爆发了,
火山,开花了,
农夫和头似乎调换了戏份,
头拿着锄头乱砍,
农夫左闪右闪,
头闭着眼睛砍,
农夫开着嘴巴骂..“妈的,lc鸟啦,会拿锄头就可以lc啊?”
这时,重点来了,农夫完全不记得自己以前lc的样子,甚至可以说是失忆了吧,还鸟起头来(留着还有什么用?)
他妈的,
你lc时没人鸟到你,
人家故意lc一次给你看,
你就气到在跳,
如果给你一对翅膀,
不,一只,
你应该就可以飞咯,
用一只翅膀飞,
平时的一忍在忍,
你当狗屁啊?
平常的迁迁就就,
何尝不是想给你点时间,
去改,
去学,
去懂,
去变,
但是呢,
你变懒啦变,
壳啊壳,
你在大街上做小丑,
你还以为你是梁××啊?
露蛋有这样多人争着看,
你在露整条或整块的话,人家也会看,但是是想减肥,去看看,笑到吐出来,才会瘦!
壳啊壳,躲好嘛,
都叫你做个聪明的壳了咯,
躲住嘛,
那么爱做小丑干嘛啊?
你要记住哦,
人家不是不以为你很厉害酱,而是不笑出来给你没脸,
人家不是在鼓掌不是说你厉害,而是在鼓励你下台,
全体观众都在为你捏把冷汗啊,
谁知道哪一天,
一个不长头脑的观众,
刺破你那透明的壳,
你会当众傻眼的啊,
那对你来说,那不是一个你能接受的画面吧?
所以呢?
上次上次,
很久很久以前,
都跟你说了嘛,
涂上颜色,
油漆油漆,
别让人家看得进去嘛,
然后你可以在壳里面,
表演给自己看,
嚣张给自己看,
lc给自己看,
别跑出来伤害人家的眼睛,
真的,
眼角膜很难找,也很贵,
求求你了,
还要再一次地像你下跪吗?(ooi..头啊..现在..现在跪(导演说的))
就这样的..
全世界换了个地方,
但是一样的目的,
那就是跪你了,
醒醒吧,
救了那么久,
现在想救你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救了啦,
因为啊,
要拉你一把时,
你就喊痛了,
自救吧,
但是跪我们还是会跪的啦,
高兴吧?
不客气哦^^


遇到怪口力口了..在课室里..一条长桌里..
一男一女(都还好吧)相隔十里(没那么远吧)..
男的发狂(滑了纸去)女的无奈(强颜欢笑)..
再次发狂(滑了笔去)女的崩溃(眼看要死了)..
女的灵机(以不变应万变)男的陶醉(像极了色漫小角)
女的越冷静(看你想怎样)男的越兴奋(爽极了爽极了,你越静我越爽)
陶醉中..
英文叫爽-ing..
马来文叫shock-瞎..
印度文叫-××××××..
男的继续回头“嫣然”一笑中(猥亵+想吃+爽+棒极了等等)准准射中她(yeah!strike)
女的专心听课中(不专也得专了,幸好有个十里,谢天)
在后面看着..
男的想上,女的不给..
帮男的可惜..帮女的捏把冷汗..
(我有双重人格,另一个我说的,那天才遇见的)
重点是,男的干嘛滑了支笔过去,干嘛猥亵地一直笑啊?
重点是,男的,你行行好,好不好..
我的脑失控地要经过-炸到=>怀疑=>想通=>看懂=>无奈=>同情=>死掉(没啦)
喂!我的脑细胞是要的叻!
拜托啦,三剑客里兼主席,兼经理,兼店长,兼员工(棒啦,我输了,你去煎猪扒吧,是你自己哦,猪哥)
经过上次你们三剑客在班上..
掏出你们的剑(没啦,水瓶而已)
然后..意外的..击“杯”???(WTF??!!!)
大喊着胜利(cheeeeeEEERS~)
halehluya~
ahamlulilah~
ahmen~
ahmituofou~
我会渐渐的习惯这..因为阿..
连萧闳仁都看袂下去了啦(蛮好听的,加油,支持你)
呼,
无言..
无语..
任命..
既然那么巧的坐你后面..
就给你伤害我脑细胞吧..
接受人类以外能接受的画面..
为我加油..
为我祈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