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te earth

3:03 AM



“啊~”..歇斯底里的高八度叫声..撕破了心脏..划破了天空..落叶飘下..没人会可怜你..

沙漠..正午..09年..酒吧..

秃鹰天空盘旋寻觅着午餐..
来到一间沙漠酒吧..戏里常见的酒吧..
肥肿的人类..巨大的酒瓶..卖淫的女人..呻吟声此起彼落..
猜拳..输了..灌酒..酒滴在胡子里环游世界..
吵杂..一间独立式大的酒吧..七个朋友..路过..
拉开大脚..坐下小圆桌旁的高脚椅..依依歪歪..
枫..骑在高脚椅上..耸着肩..双肘靠桌面..喝着啤酒解渴..
也许今天的啤酒特别好喝..
酒杯很快空了..也许这是算命师手里牌的字句..
乌鸦嘶叫..拉起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小提琴声..
那时..全身一百二十八道神经顿时神了..
背向木窗..左眼角下..落叶飘下..
黑影..是黑影吗?记忆里曾经出现过的图案..
****黑影会下炸弹在酒吧****
念头突然闪过枫的脑..
两百美金盖在桌上..不大声..但是却震动到六个人的心..
六个头的视线移向枫..
枫:“走..”
妃:“干嘛啦!”
源:“蛤?”
玮:“等啦”
铨:“zz
燕:“..”
枫:“干啦..走..”
杰似乎明了枫的意思..
杰:“听枫话..走”
枫心里谢了杰..虽然不搭酷酷的外表..

外围..下午..09年..沙漠外的住宅区..
过了外围篱笆..一行人快步离开了酒吧..穿梭在住宅区里..
狂风不时卷起了沙石..呼呼声..是死神的呼气声吗?谁知道~
两排组屋中间长长的小巷..夜不深但人好静..
只有枯菜和卷报纸在路上你来我往..
继续快步..但无声..对了..有心跳声..
不寻常的时间点能让人夸张的不能自我..
再过个小巷就到了转弯处..
殊不知枫的心中有多想顺利地度过心中的那灾难..
还没开蛊的那一页..会是什么呢?大家都不知道..
依赖性的小说..永远不会给主角一个安稳的转淚点..
垫后的枫..后头是风..头转..
讽刺的..
一群黑衣人的背向..来一个鹤立鸡群..
坐在轿子上的人..一枚笑容飘了过来..
让人打哆嗦的笑容..
让人不敢相信有神的笑容..大风吹起..黑影群隐没在沙雾中..不寻常的瞬间移动..
“走!他妈的快走!!干!!!”枫呐喊..
六人一百一十三亿两百八十万汗毛全都站了起来..

×西南方..七只老鼠..屌带头的公鼠..老鼠笼计划~start game..×
×是..×

住宅区..后午..09年..爱转角..
迷宫般的住宅区..七只老鼠的游戏..
刚刚的笑容在枫的手里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浪潮..
只能用手臂硬挥去冷汗..只能干了..枫是这样想的..
被杀气丰满着的飘移声..由远而近..
引擎声..引擎声..引擎声..
熟悉的六连飘移声..
轮胎的烧焦味..和飘起的沙尘掺杂在一起..简直是死神的屁味..
啪..旧报纸贴向枫脸上..
“呃!”枫惊叫..六人愣住..停了脚步..
拉下旧报纸..还残留着沙的嘴角开始颤抖着..
****梦里的那..知****
枫脑里又闪过了些字句~
“枫,好久不见了,我是知的夜..”
“?!”
沙尘散去..
红色开蓬宾士旁站着一位黑色西装的男人..
单单影子..就已覆盖完至小巷的尽头..压迫感十足..
头痛从刚刚那枚笑容起..从没离开过枫..
危机意识下枫拉起了某人手转身起步快跑..已不知是谁的手..
只能一手撑住快爆脑浆的头..嘶喊着“跑”..犹如被鞭打至死的惨叫声..
发了狂..
声都哑了..全部人谁也不敢再回头..多渴望马上跑到小巷的尽头..

×屋子动了..那里已是死巷..你们..就跑吧..跑快点..小老鼠..×

“没路了,怎么办?!!”
“干..”
“枫..那那..那是谁啊?”
“不知道..但很熟悉..”
“fuck u!你在说什么话哦?” “什么跟什么嘛?”
“就跟你说了我不知道啊..只是..跑不掉的话..我们会比死还惨..”
zz
“...”
卜卜
枫心脏迅速扩大..手捏皱了心脏..痛苦..
卜卜
心脏讯息直达大脑..痛得弯腰..
卜卜
“啊..”强忍惨痛声..“他们是..”
“对..我们是知”
让一百一十三亿两百八十万汗毛全都站了起来的声音..熟悉的声音~
突然伸手不见五指..
熟悉的影子..由背后方延伸至小巷的另一端..
刚刚的..
西装男..
血的味道似乎早来了一步..
黑影覆盖整条小巷..
刚那句话..不大声..但却犹如在每个人耳后边响起..
会吓人一跳两跳三百跳的那种..
没人转得了身..因为那压力实在太大了..
只能颤抖..只能漏尿..只能崩溃..
枫努力把头转过去..
很努力了..一顿一顿的动作..
虽然很笨很丑..但没人笑得出来..
错..是没人能把抽筋的五官归正..
是的..没错..全部人脸都僵了..没有复原的余地..
枫辗转转了个90度..继续颤抖着..
有点像在摇头..或是乩童..
*噗哧*
*轰隆*来得刚刚好的打雷声~
完美了整个过程..蒙娜丽莎都笑了..
弹匣..枪管..枪口..
第一粒沙..第二粒..第一万零八十粒..
外耳道..耳膜..三半规管..
时间停止----
不知怎么的..
枫似乎能感觉到子弹在撞向了一万零八十粒之后再在三半规管滑行..
三圈都给滑完了..
真的滑完了..
彻彻底底地滑完了..
已顾不及胸口的痛..
手只能去试探着不确定的耳朵.
枫呆了..
眼睛和嘴巴只能张得大大的..
谁也不能相信..
谁也不能接受..
手直线拿下..眼瞪大着前方..
左耳旁的情况..
任谁也不忍心看下去..
手掌在垂涎的耳朵下下下方..
左右眼同步地缓缓地移向横放的左手掌..
*滴·滴·滴*
血红色了左手掌..
就好象解开化学密码的混合器..
血渐渐填满了指纹..直流手指末端..
让它成为独一无二的红色图案..
*轰隆*
第二声了..
雨开始下了..
*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
*哗啦啦啦啦啦啦啦*
手掌的红色变淡了..
心也凉了..
耳朵还嗡嗡作响..
“怎么办?!!”
“我真的聋了~!!”
“怎么办~!!”
记得枫那天是这样嘶喊着的..欲哭无泪..
雨声模糊了那惨叫声..
但没有人听漏了一个字..
跪下..
看着双手..
那不太敢相信的眼神..
大家都低着头..
不知为了什么默哀着..围着跪着的枫..

“啊~”..歇斯底里的高八度叫声..撕破了心脏..划破了天空..落叶飘下..没人会可怜你..
-发狂-呆滞-崩溃-


细雨绵绵
枪口冒着烟

在想..
当初把部落格设置成“不请自来,后果自负”是干嘛叻?
对..我要帮你开苞了..
放开来..我开放着你..就在下一刻..
你不再是处男了..
怕什么叻?
反正该来看的都来看了..
不该来看的也来了(是你们自己要来死的噢)
还蛮想看你们死的说..多多捧场啊..
今天以后..我的部落格不再是秘密啦..
欢迎光临啦~
******************************************************************************
在想..
你们到底懂不懂steady怎么念啊?
好吧..gor gor我今天就来教教你们吧..
steady叻..就是..不懂说..反正你们永远不会懂..就酱..
******************************************************************************
有时候..被讨厌的人..
天都不让他们自己知道自己被讨厌了..为什么被讨厌..
天会不会残忍了一丁点呢?
阿们~
******************************************************************************
眼光独到~有眼光~
性格独到~有性格~
兴趣独到~有品味~
太独到而独到~
反而成了你们的累赘~
比肥肉还回~
比小鸟还肿~
比胸部还挺~
让人一眼就认出来~
那有家的感觉~好熟悉~
还不赖嘛~
一个是酱~
两个是酱~
三四五个都是酱~
你们在玩干兄弟啊?
干来干去·~要带套噢~
如果要做伟人..那你就要吃伟哥嘛..不然哪来的雄伟呢?
如果要做强人..那你改名叫小强嘛..不然怎么强给人家看啊?
如果要做国手..那你就进国家队嘛..不然埋没了你..好可怜的说..天打雷劈啊~
拜托..把你们的壳涂上nippon paint好不好叻?
无味..防水..坚硬..最好的是别人又看不到真正的你们..
你好
我好
大家好啊
大吉大利咯~
新年快乐desu neh~
******************************************************************************
在人家眼里..你可能是大哥吧..
但很没办法的..我们就是没福气把你当作大哥..
很对不起的说..你输了..
在人家眼里..你可能傻傻的很可爱..
但很么办法的..我们就是没福气把你当作国手..
很对不起的说..你输了..
******************************************************************************
我就喜欢..我行我素..
北极南极都听得到..
爸爸啦啦啦~
i m loving it~
******************************************************************************
想说..
知道你们被屌很痛很可怜啦..
但是..是你们先屌人的先的说喔..
所以叻..
做人差不多就好啦..
结果咧..结果咧..
医药报告:
在做人差不多的情况下,此种濒临绝种的动物-懒叫狼,少做以往的日常活动一天,脉搏会以10km/h的速度下滑,呼吸困难,心口隐隐作痛,不举,男性荷尔蒙下滑,眼睛有畏光的反应,是种极度危险的状态,医生建议最好不要限制他们的日常活动,不然他们就要绝种啦~
ps:i m very 的sowie pu~
******************************************************************************
zzzzz